杂物仓库
冷酷岁月里,你们眉眼始终是温柔模样

哪儿有朋友往哪儿去
墙头万里长,何处不故乡

  • 在她心灵最深处,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,不时响奏那首荒谬但感伤的歌曲,向人诉说,在两扇闪亮的窗户后,生活着一个幸福的人家。

  • 这首歌让她感动,可是她没把她的感动当回事。她非常清楚,这首歌只是个美丽的谎言。

  • 萨宾娜觉得一片空无包围着她。这空无,会不会就是她每一次背叛所指向的终点?

  • 直至此时,显然她还没意识到:我们所追求的终点总是罩着一层薄纱。一个想要结婚的姑娘,心里渴望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东西。一个追求荣光的年轻人,根本也不知道荣光为何物。给我们行为举止提供意义的究竟是什么,我们对此始终全然不知


在什么都还不知道的时候,萨宾娜已是最接近我自身疑问的一个角色。

“前面是明白易懂的谎言,后面穿透出来的是无法理解的真相。”

但是萨宾娜啊,一定也是羡慕过特丽莎的。


评论

© 浮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