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儿有朋友往哪儿去
墙头万里长,何处不故乡

  • 突然有点理解自己为何在热恋期过后总是容易对CP向产生排斥心理。

    并非什么“用爱情来定义他们的感情太狭隘”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,就只是,爱情,世俗定义上的爱情,对我来说实在太虚无飘渺又可有可无了,我在其中看不见自己的影子,那里没有我渴望的东西。


  • 关于R18,整体而言我对男性向的平均接受度要高于女性向(包括百合/言情/耽美)。

    想了很久,大概是因为前者的主旨通常很明确,做就对了,征服、占有,不必谈感情。

    而后者呢,哪怕就是个无脑黄暴爽文也要扯扯感情,到底为什么啊?最可怕的是还时常以爱之名在CP的大旗下将一切合理化,你喜欢怎样的性幻想我一点意见也没有,甚至相当乐于观赏。但某些东西你...

+

BAtW究竟是怎样一篇神文啊天哪......感觉自己的萌点快被戳烂了(大哭

+

翻翻喜欢的lo主有哪些喜欢与关注,结果总是不会令人失望的。树一样层层展开推进,这简直够我玩儿上整天。

+

We were innocent.

In fact, we were more than innocent.

We were good.


CS:Jingyan, don't be afraid.

JY:Stop talking and sleep!


......在汤上看到榜砸感觉真微妙。


+


过了好多年,她还是那个会在你面前红着脸不知所措的小女孩呀。


+


突......突然中枪......

+

lof真的太烦了,什么也发不了......

+

看见有人对于410中主创给予Luna的命运感到愤怒,认为让Luna从一个不滥杀无辜的和平主义者变为“fight for death”的死神,简直对这个角色怀抱深深恶意。

合理与否先不讨论,其实我很喜欢这里的剧情安排。

从前Luna给我的印象一直是广无边际的海面,平和,宁静,拥有格外强大的安定力量。这点在406安抚Raven时表现得很突出,Luna没有被她突如其来的狂暴影响,激动、担忧、惊慌失措,种种反应,全部都没有,她只是用一个拥抱隔绝一切外在干扰,把Raven“纳入”她的世界中。

此外,我自己感觉有趣的一点是,Luna几乎立即就进入了冥想状态,而Raven还停留在她的情绪中,当这样两个...

+

真正让我感到她灵魂不灭的时刻并不在316,不在那句“I'll always be with you”,而是当她的名字仍然一遍遍被提起。

其中最触动我的大概就是这里了,初看时瞬间眼眶一热,简直......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QAQ

虽然为便当而便当毫无技术含量可言,但转念一想,司令早早去了也好,否则有生之年可能还是得亲眼见到联盟土崩瓦解,人们自相残杀,那时她该有多伤心呢?


+

随手在网上一搜,突然......QQ


如果是特意使用这个名字,那我真的......毕竟它并不是很常见对吧?看看这栏位,一堆熟人(。)


+

双担CP粉的效益最大化

1.你今天遇上了一个非常喜欢的角色,ta具备的某些特质或经历引起了你的共鸣。


2.此外,你在ta身上发现理想中的自己。


3.幸运的是,无独有偶,你对另一个角色也抱持相似的观感。


4.更幸运的是,这两个角色间的相处模式完全对了你的胃口,正是你最向往的那种关系。


5.你能够自由代入双方视角并且都能感到满足。


6.当你由A视角出发时,你可以同时感受到A的所思所感、A对B的所思所感、自己对A和B的所思所感、自己站在第三者角度观看A对B的言行举止后的所思所感。


7.当你由B视角出发时,你可以同时感受到B的所思所感、B对A的所思所感、自己对B和A的所思所感、自己站在第三...

+

终于抽出时间把S5看完,虽然几条剧情线都收得有点仓促了,但OB仍然是一部非常、非常有力量的作品。


感谢这些年来的陪伴,真的谢谢。


+


"No tears, Cosima. These shites aren't worth the salt. Tell your sisters, I'm proud to have been part of them all."

"Turn around."

+

看十二国记时最感激的一点大概是,这个故事里的女性和男性是能够正常相处的......(。

+

性即权力,诚不我欺。


我时常觉得,对攻受的严格区分、归类,甚至把每个人都套到这个模式里,本身就是种暴力。

明明有可以有千万种方式描述一段关系、一个人,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攻受来下定义呢?更何况这还不是什么固有属性,就是源自耽美文化的一种标签或者说读者偏好罢了,没有绝对遵从的必要──不是吗?


在接受多年性别刻板印象的荼毒后,深陷其中的人应当要更清楚地认识到,在性别这重身分前,我们首先是个人,有属于自己的性格、经历、思想、爱好。性别或许会影响我们被期待的行为、遭受的对待和获取的资源,但这并不是说,你属于某种性别,所以你肯定有这样那样的特性。而早期的言情小说(甚至现在依然如此)是怎么教化大...

+

王与剑


+

对这样的死亡没有一点点抵抗力(。

+


狄娘子真的太美了太美了!高糊也美! ! QAQ

+

“百足之虫,至死不僵,以扶之者众也。”

不过是苟延残喘着接续些恶俗的东西,腐朽,黏腻,空出的位置就用自己填补进去,事物早已不是它本身。

+

对于OOC这回事,我一直有个疑问,应该用“二次元的标准”还是“现实的标准”界定它?

拿最简单的例子来说,大部分人都很清楚,耽美和同志文化不完全是一回事,原创也就罢了,当进行二创时,把角色塑造得太脱离现实 ,言行举止根本不像普通人类,这能不能划归到OOC的范畴?

又比如性幻想,这当然是个人偏好的问题,但部分作品中的描写真是令人,呃,出戏? 

PWP要多异想天开我不管,穿插在正文中的场景总得稍微衔接下吧,上一秒还是深刻的爱情文艺片下一秒直接走AV风,嗯......你开心就好吧(((。

+

两周年。


说真的,一开始只为吃几口无脑肉的,没想到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,居然认认真真喜欢了这么久。


在我心中,这是对非常沉静温柔的CP,平淡而深刻。他们的时间一直过得很慢很慢,他们的感情需要一个很长、很长的故事来铺陈。

要谈这两位是谈不完的,若问起最吸引我的是什么地方,其实一时也说不上来,大概还是原剧那样什么都没有,却又尽在不言中的感觉。

我爱殿下的执拗与纯粹,也爱宗主的温柔与狠心,最爱的是他们身上所有不完美,所有伤害与温情。


+


我们曾以相同的黑暗走在一起。
烈日下崩毁,月光中重生。

+

【怀旧吐槽向】八一八童年男神


看到“来说说那些跨越了性别的美好女性和角色”这个帖子后,突然兴致勃勃地开始重刷歌仔戏《蛇郎君》。虽然过程中吐槽之心蠢蠢欲动,但初恋(?)不愧是初恋,时隔多年叶青姊仍然撩到我小小的少女心炸了又炸再炸还炸继续炸,罗浮或许算不上团长最经典的角色,但苏度肯定是数一数二的啊!


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蛇郎罗浮。

想当初我的课本上到处都是关于他的涂鸦ww



能文能武侠骨豪情潇洒疏狂,

为人谨慎可靠气量宽宏。


聪明狡猾城府深套路王

做得了君子,演得了小人。


作风正派但气质真‧邪魅狂狷。(放飞自我后尤然)

“没想到你也会来求我?”


最大弱点在于“情”之一字(几乎所有...

+


今天一打开就是这个,吓我一跳......

+

不分/无差

前阵子翻旧帖的时候又看见不分的朋友现身说法,想想挺有意思的,和同人圈里无差这个标签颇有异曲同工之妙,面临的挑战也不无相似。


分不分、怎么分、不想分、TP各自的角色期待什么都是月经帖啦,有人明确地将自己归为其中一方,有人觉得真爱不必有分别,有人对T不满,有人对P不满,有人觉得不分定位暧昧,有人说bi让人没安全感,各方势力因此论战不断。是不是很眼熟2333

(不过这跟讨论他人攻受是不同的情况,一来词汇内涵有微妙差异,二来捍卫自己的认同和定义他人的认同本也不算一回事嘛)


目前为止,我最喜欢的关于不分的观点是“完整”。如果一个人既享受小鸟依人地撒娇,又想成为伴侣可靠的肩膀;被照顾的同时也...

+

友達最高!

第三季实在很一言难尽......不过有糖还是吃吧。

+

花了两天时间把十二国记动画版看完,也......太......好看了吧......已经成为小野主上座下之臣......

从前为什么会错过这么棒的作品呢!简直愚蠢!愚不可及!

直到现在内心还充满了感动,等稍微沉淀后来把小说补完吧。


“风骏”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插曲,像是乘风的旅人。

这种轻盈的跃动感也让我稍稍想到了森林狂想曲,只是后者身在幽深的林间,生机蓬勃,主旋律更加单纯而欢快。风骏就很明显带有历史或者记忆的重量了,给我的感觉有点像是祈风2序章的插曲,卻没有那样平静的流动感,用阳子的话来说,嗯,是自由不羁的感觉啊。

真好呢,不羁之风。


+
  • 在她心灵最深处,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,不时响奏那首荒谬但感伤的歌曲,向人诉说,在两扇闪亮的窗户后,生活着一个幸福的人家。

  • 这首歌让她感动,可是她没把她的感动当回事。她非常清楚,这首歌只是个美丽的谎言。

  • 萨宾娜觉得一片空无包围着她。这空无,会不会就是她每一次背叛所指向的终点?

  • 直至此时,显然她还没意识到:我们所追求的终点总是罩着一层薄纱。一个想要结婚的姑娘,心里渴望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东西。一个追求荣光的年轻人,根本也不知道荣光为何物。给我们行为举止提供意义的究竟是什么,我们对此始终全然不知


在什么都还不知道的时候,萨宾娜已是最接近我自身疑问的一个...

+

我是個國族意識薄弱的人,沒有身為這片土地上一份子的自覺,也並不歸屬於某個特定的群體,對特定名詞沒有認同感,也不會為此感動。憤怒、狂喜、激情、悲傷,通通都沒有,完全沒有。


一直都是這樣以為的。


然而今天吃早餐時,店內電視剛巧在播報世大運相關訪談,穿插著比賽及獲獎的畫面,不知怎麼就抑制不住地哭了起來。


民眾在為我們的選手歡呼,那裏飄著我們的旗子,是我們的旗子啊,雖然甚至不是一個能被稱為國家的地方,但依然有許多人為此驕傲、落淚......


國到底是什麼,我不知道,在我眼中,所謂“同胞”和其他種族到底有何不同,我也不清楚,但這是我的家,我生於斯、長於斯......


狼狽喝...

+

© 浮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