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丽的事物,永不可被驯服
Warning:Open relationships/Free love
Aroace

自娱自乐,偶尔暴躁,经常发疯
杂物堆放,混乱无逻辑

《附魔者》摘

時間,不斷向前,那深淵還會變形,變得更黑暗,更恐怖,不斷陷落更深更巨大無限,他以為縱身一跳已經是底了,但深不見底。

還會再翻新,再長出新的情節,超乎他所能想像。

但沒有毀滅。

竟沒有毀滅啊到底是什麼在絕望時刻拉住了他拉住了所有相關的人,沒有將他們全數摧毀?


他們都變平凡了。

琇琇,我們懂得了低頭,所以躲過了毀滅。

琇琇啊曾經妳是否如我一樣,我們在痛苦之中壯大,強大,擴大到無限大,以致於我們只看見了自己造成的毀壞,自己身上的痛苦,我們的眼睛、感官、情感都如此細緻能將任何情緒體驗到無窮,世界就該是我們理解的那樣否則我們如何為生。

那該是我們所信仰,我們為此哭嚎、歡喜、笑鬧、困惑,那是我們的生命。

但生命之中還有生命,生命之上還有其他,那垂危之際,有人伸出一條繩索垂向我們,垂向縱身一跳渴求毀滅的我們,但我們並不願意,我們仍在思索著,該不該伸手去接。

地獄在後頭追趕,我們終於轉身,伸出微弱的手抓住那條繩索。


那個是什麼我現在無法清楚說出,可是我變平凡了,你變平凡了,我們不再能牽動世界忽喜忽悲,牽動其他人如妳當時牽動我,我牽動愛我的女人。

但這平凡多好,平凡如妳靜坐在我面前,如我當時走進那個黃昏市場看見阿豹,我激動、感動、衝動想像自己能向前擁抱他,將過往一切傷害痛苦通通撫慰。

但是我不能,阿豹也不能。


评论

© 子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