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物仓库
冷酷岁月里,你们眉眼始终是温柔模样

哪儿有朋友往哪儿去
墙头万里长,何处不故乡

我是個國族意識薄弱的人,沒有身為這片土地上一份子的自覺,也並不歸屬於某個特定的群體,對特定名詞沒有認同感,也不會為此感動。憤怒、狂喜、激情、悲傷,通通都沒有,完全沒有。


一直都是這樣以為的。


然而今天吃早餐時,店內電視剛巧在播報世大運相關訪談,穿插著比賽及獲獎的畫面,不知怎麼就抑制不住地哭了起來。


民眾在為我們的選手歡呼,那裏飄著我們的旗子,是我們的旗子啊,雖然甚至不是一個能被稱為國家的地方,但依然有許多人為此驕傲、落淚......


國到底是什麼,我不知道,在我眼中,所謂“同胞”和其他種族到底有何不同,我也不清楚,但這是我的家,我生於斯、長於斯......


狼狽喝完飲料後,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走回家,像個傻子似的。


邊吸著鼻子還要一遍遍唱著那首──答案──


  一片大陸,算不算你的國?

  一個島,算不算你的家?

  一眨眼,算不算少年?

  一輩子,算不算永遠?

  答案啊答案

  在茫茫的風裡......



我很感動,但我也許很快就會忘記了。

评论

© 浮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