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物仓库
冷酷岁月里,你们眉眼始终是温柔模样

哪儿有朋友往哪儿去
墙头万里长,何处不故乡


手真是个充满暧昧的部位,仅仅摆放着是件艺术品,然而当它轻轻在桌上叩击、划圈,甚至和另一只手交叠时,就不免令人想到许多隐秘的情事。

指尖跳动的节奏是恋人絮语,是被再创造的意志,它曾经,或者即将要去探寻另一具身体深处的秘密。

评论

© 浮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