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物仓库
冷酷岁月里,你们眉眼始终是温柔模样

哪儿有朋友往哪儿去
墙头万里长,何处不故乡

“别生气啦?”

“我自生气,与你何干?”

“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,流血千里,这些也都罢了。萧景琰一怒,我便心里着急,愁将起来,头发都要白的。”

萧景琰横他一眼,顿了片刻,少见地与他打趣起来,“见你满头霜雪,我自然心里更急,这不得跟着一夜白头?”

梅长苏没撑住笑出声,伸手搂住他肩,叹道:“如此也可算是相知到白首了。”


评论

© 浮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